FC2ブログ

Latest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盲游欧洲•回顾篇-DAY 6 时尚之都——米兰

盲游欧洲•回顾篇-DAY 6 时尚之都——米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气闷郁结,夜半无眠

目をとじて3秒。。。

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
为什么我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一部饼叔的攻作啊啊啊啊啊!
上午刚看到这个信息,下午就下雨了!你看看老天爷也受不了了
虽然M野从气势上压8住饼叔,可是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反攻
话说,为嘛他俩一碰到就是这种幼馴染而且认准一辈子都不会变的孽缘关系呢!スローリズム也是这种关系。苍天啊,饼叔居然反攻了反攻了反攻了反攻了……碎碎念
我纠结了整整一下午,拽住皮卡同学抹眼泪
某夜:你知道我怕什么吗?
pika:相性不对
某夜:不!!我怕他一攻成名,从此翻身啊
pika:= = 你做梦吧
某夜:可是万一某人十年磨剑终于一朝扬眉吐气呢
pika:= =

之后无论俺如何打滚耍赖纠缠折腾,都被某人视为怨妇状彻底无视了

相性,MS还是个重要问题

抓作中相性是很重要滴问题?MS西饼饭们都觉得除了某西就木有人能跟饼相手了。

耸肩~~我只是饼饭,相手什么的都是浮云啊浮云,只要饼主役,我便能找到有爱之处。比如与囧田的两部,与诹的豹,与小近的蜜肌等等等等,我都很喜欢。

早期与囧田合作的那部敏感脆弱的神经质饼,MS还是遭批判的较多,说什么不合理啊不可能啊的。虽然从OCD角度来说,演变到最后的亲密接触确实可能性不大,毕竟某饼的强迫症状怎么看都已经是中度了。改变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木有那么简单那么快。然则,人家是娱乐作嘛,那么认死理干什么嘛。俺对饼那开篇第一句不冷不热公式化的“私に触れたら、殺す。”实在是大爱之极。那种冰质的声音如何让人不爱啊。于是囧田这个保姆+保镖+打杂的名义秘书,虽然稍显刻板也变得有爱起来。

之后的那部极道饼,我要不厌其烦地说饼有多么让我惊喜。说实在的,MS饼饭都是喜欢弱气的饼,小媳妇哭泣状他们最爱。摇头叹息,我是最不喜欢他演这些的。我总觉得他不红,就是因为他的那种形象太入人心了,于是青圈也把他定位在那一型上了。不是说他演得不好,但同样的菜吃多了难道不会腻?而且我觉得他那种弱气的形象,跟宫田(非儿童角)像得很。我且不说谁模仿谁,用短促的呼吸间断的言语来演绎怯懦犹疑这点上简直像了个九成。与其在这个与人重叠的型上纠缠,还不如在其他型上寻找突破。所以我爱极了这个耳目一新的形象,作品里饼的每一次暴走都那么有型,每一句怒喝都让我欲罢不能。

至于豹,我觉得饼已经完全把诹少盖了过去(嘛,这话也就是关起门来说,省得被诹饭),如果没有插科打诨的某西,这部作品完全是饼的天下。高贵冷艳的美神化身,在为达目的时摇身幻化邪魅妖冶;事件突发时收起万千姿色亮一身英气逼人;多日共处,对那人起了相惜之心,仅仅是相惜么?理还乱中得知自己在行动中被搁置,一顿暴怒当然少不了,动手更是彰显我王本色(喷自己一个)。哪能被你白揍啊,于是那个被揍的便涎着脸要讨个说法。动了真心便想要长久,于是洗尽铅华显我娇羞本色。美声绕梁幻化出美色晃眼……我已然不知身在何处。

再说在蜜肌,故事本身并无半点可萌,好生无聊的校园年下剧。之前,我好像是木有听过小近的作品……记忆模糊,如果花荫是小近的话,那便算是听过?其实跟没听也差不多,那个工口太多,基本都被我跳过去了。因此,在旁人眼里似乎小近还是受作比较好,我对其受作木有印象,这部听得倒也不别扭。既然情节木有卖点,能卖的就只有人了。而饼的角色类型,也不是我的口味,此种情况下要博我欢心,就只能卖色相了= =。写到这里,我忽然悟了,为神马相性是重要滴,因为在完全木有萌点的情况下,只有靠相性好来出卖色相了ORZ。色相剧,于是不多说了,各自品味吧。

再回头琢磨之前所听的《スローリズム》,M野确实在字母处完全木有气势,根本压不住,当时我也是叹息不已,这一节真真是木有找对人啊!就这一点看,相性确实还是重要的。但是抛开字母,那部作我还是很喜欢的,虽然本子木有新鲜情节,但有爱的地方还是多了去了。主要还是他俩演得到位,配合默契,酱油君,呃……忘记是不是寺岛了,语调口气和声线我也很喜欢。仔细琢磨,其实抓作要找到有爱处,其实也不难。不见得就一定要好本子,也不见得一定要相性好。当然同时拥有这两点的,再加上好演员,那就是经典了吧。

由此看来,纠结在相性上的,是比较注重字母的?不然,相性究竟是虾米东东嘛

暗叔虽然也很有爱,但是。。。

终于还是因为碟荒去听了饼的酱油。我向来不喜欢听他的酱油作,因为我会一边听一边挑主役的刺一边不耐烦他为啥还不出场。好吧,这都成我听酱油作的定式了。既然都已经是定式了,就定式着来吧。

《KEEP OUT》
主役:小5和某西
嘛,我是个纯正的饼饭,SO,是不是西饼,我并不介意。所以我挑某西的刺,绝不是因为西饼未成的缘故。我没有看过原作,对人物木有先入为主的概念。现在虽然我还没听完,不过估计剩下的部分是我通常会跳过去的所谓杀必死。粗听下来,我觉得某西似乎有点游离,演得稍微有点平常向了。总觉得那个角色应该是要更放开些,言行还应该再夸张一点的。不过是用来助眠的,听得模糊,且不多说什么,只是当时一点感觉而已。

小5,那是我唯一一个因为酱油而喜欢的人啊。
我是很喜欢他的声音的,那是一个定了性的妩媚。以前我一直觉得,有那么一把美好的声音为嘛他老也不红呢。这次我算是搞明白了,小5大概也把自己定位的妩媚上了吧。他咬字似乎非常刻意,总觉得像是抿嘴咬牙说出来的。嘛,傲娇归傲娇,但没人在平日里也这么说话的,而且在暴走怒喝的时候也这样发音,好奇怪,听起来好做作。其实他演得还是蛮到位的,角色的性格把握得不错,虽然我没看过原作。

大酱油一对:帝王和小近
帝王是小5的boss,小近是某西的秘书。这种关系要发生点事,也不是不行,可是这俩从开始就根本没什么对话,也没什么铺垫,到了中后部突然冒出一段杀必死,惊吓出我一身冷汗。好歹也交代一下过场好吧,不要这样纯粹杀必死吧。如今双碟就一定要两对给杀必死的么?虽然最近对小近还是蛮有好感的,但是这样出现绝对是要给负值的,默!

酱油星人:饼
饼是给小5当兄长的。不是亲哥儿俩(又是定式= =)是饼他爸捡来的孩子。饼同学小时候遭遇恐怖事件坐了轮椅,而小5也是遭遇恐怖事件,丧失记忆。父母也在恐怖事件中双双过世。而饼爸是救治小5的医生,于是把小5捡回来当儿子养。小5很快赢得了所有人的爱,父母同学,饼所珍视的一切,但饼在内心里觉得那毕竟是个捡来的孩子,是让所有人都可怜的对象,因此小5所获得的所有关注都可以用这一点来平衡。然而当小5立志要当反恐怖分子的安保人士时,遭到父母的反对,当听到父亲说我只是不想让他受到你那样的伤害。原来自己才是被大家可怜的对象。于是饼开始对这个捡来的弟弟产生了怨恨之心。嘛,饼把小5保护的对象某西的行程在网上卖了要对付他的人,只想要看看弟弟受伤的样子。
看起来是个挺不讨喜的角色。在出场时,饼把这个兄长演得柔柔弱弱,声线也压了一下,稍显沉闷,完全不是他以前那种sawayaka的感觉,听起来完全不像兄长(如果我说像姐姐会不会找打= =),咋听之下特失望。为嘛找这种感觉演。然而他勾引某西时那种不经意的诱惑口吻,和遭拒绝后的小威胁语气,瞬间把我的兴致提了起来。依然柔柔弱弱的声线,不紧不慢的语气,一丝丝渗透出长年压抑在心底的暗。好吧,我是爱屋及乌,哪怕那是个招人怨的角色,在饼演来却让我一阵阵心酸。

半梦半醒地听了一大半,也可能听得迷糊,反正酱油作要我全部重听一遍是不可能了。回头把饼的部分截出来再听吧

随兴澳洲游(2010.02)――DAY 1 墨尔本之一

随兴澳洲游(2010.02)――DAY 1 墨尔本之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